川普、希拉蕊、及女性主義的偽善

美國大選剛過,我的臉書像颱風剛過一樣被各種貼文淹沒了。你覺得沒什麼稀奇,但這對我來說是很嚴重的問題。我在兩年前把臉書的好友從1000人刪到剩下300,而這三百大多是不太貼文的朋友,又或是被我取消追蹤但是不想刪掉的好友。

我的臉書從來就只有三種東西:健身的影片或文章、一個叫Sarcasm的專頁會貼一些好笑的東西、Tastemade的美食影片。但是今天我在看到美食影片前我必須先滑過三篇貼文,這也沒什麼,直到我瞄到了標題。

首先讓我告訴你,我對政治的興趣真的不高,我會關心政治只是因為我在學怎麼投資。但我很討厭兩樣東西,那就是在假女性主義中的「雙重標準」和「傲慢」

什麼是假女性主義?我這麼說因為雖然修過性別研究,但我絕不敢說我很懂女性主義,因此我就假設女性主義志在落實平等,給予女性同等的權利,某種程度上也讓把男人從既定的角色中解放出來,如此給予男女兩者更多自由與自主。其他人冒用女性主義之名所行的各種謊言與仇男,我就歸類於「假女性主義」。

說完了這些,那就讓我已極度偏頗與自以為是的觀點來說我看到了什麼吧!

女性主義與仇女

其中一種洗版文就是#Iamwithher。

「希望可以選出第一任女性美國總統!」「希望可以創造歷史!」「女性總統!」

跟任何議題都無關,跟政策無關、跟柯林頓家族有多貪腐無關、跟川普多麽不得體無關,只跟一件事情有關:「性別」。這就是「假女性主義」。

回憶一下性別平等的主張:男女之間有差異,而人之間也有個體差異,但事實是性別只在這個差異中佔據極小的一部分,所以不應該是我們拿來評價一個人的基礎;女性不應該因為性別而遇到玻璃屋頂、無法從政等等——也就是說『我們應該停止考慮性別這個因素』。

不過因為希拉蕊是女人,所以我要投給她。

我也很好奇如果基於如此,而女性主義又是支持平等的話,那為什麼這整個運動叫做女性主義?而不是性別平等運動?因為這很明顯將男性排除在外,事實是也有很多男性受不平等對待,而渴望追求平等。我曾經問過性別研究課堂中的女同學這個問題,我得到的答案是:「You are such a misogynist pig!」

平等的不平等

不等則不等之。這才是平等的原則。

並不是說男性優於女性,而是男人和女人的生理差異已經大到無法視兩者為平等,蘋果跟香蕉要怎麼平等?而一味地用羞辱戰法(shaming tactic)想要達到他們口中平等的女性主義者,真正想要的是特權與優越感。

男女有別,這是一個事實。不論在生理構造上、思考邏輯上、行為上,都有極大的不同。並不是說女就無法如男性般有高階的邏輯數理能力,但是若你取樣數學能力測驗的前10%,你會發現女性人數比較少;也不是「所有的女性都輸給所有的男性」,因為如果你取樣後10%也是男生比較多——男女不相同這點顯而易見。

或是看看運動為什麼要男女分開?男女真的沒有不同那為什麼奧運不男女混合比賽?為甚麼要分男網女網?為什麼Cage Worriers不男女一起比?看看Ronda Rousey跟Dominick Cruz誰比較強? (兩位都是UFC格鬥61公斤級的參賽者)

左派與「政治正確」的社會

在女性主義當道、年輕人清一色都偏左派後的世界中,什麼都得是政治正確的。隨便一句話,都可能被人抓著窮追死打、「冒犯」一個群體、或是傷了女性主義者的自尊。當然,種族歧視、偏見、性別角色等問題仍然存在,而我們得小心別讓這影響我們的判斷。

追求政治正確沒有錯,但是將其奉為最高指導原則在我看來是矯枉過正,而且對社會有很大傷害的一件事。為了追求政治正確使我們無法自由地說「實話」:在討論同工同酬時,如果身為搬運公司的老闆你不能提出男女在力氣大小上的不同、在各領域上的表現不同、而被堅決地以「人人相等」否定你對人力的需求,那我們將永遠無法解決問題,只是將它掩蓋,使其以另一種方式呈現。面對事實,我們才能制定貼近現實的標準,例如以搬運貨物的數量計酬。

同樣的道理也運用到「黑人平均受教育程度較低」、「女性收入較男性低」(順帶一提這是一個天大的謊言)等議題上,如果我們因為「覺得不舒服」,就想辦法讓說話者噤聲,而不考慮其立意,那我們無法進步。

當然事情牽涉層面很廣,絕對沒有我說的這麼簡單,但是我們可以從這裡開始。

左派的傲慢

這個社會充滿了騙子、操弄資訊的媒體、控制所有經濟金融體系的銀行。所以依我看,這兩個候選人都離理想甚遠:柯林頓家族的貪腐、希拉蕊在國務卿時期的軍事政策、川普的脫序與異想天開、會害死大家的貿易政策。然而,我在川普身上並沒有看到一樣東西:「傲慢」。

只有在女性主義者、自由主義份子身上看得到的「左派的傲慢」。說穿了這就是一種極度的自我中心的表現。

在美國各地自詡為開放、接納各種意見、推崇自由的希拉蕊支持者毆打川普選民的新聞時時可聞,我前天才在寰宇新聞台上看到川普的選舉看板被偷、砸毀、焚燒的數目遠大於希拉蕊。

而我在臉書上看到的貼文、留言,也在在展現這種傲慢。關鍵評論新聞網是我少數會看的媒體平台,但也充斥著這種偽善與傲慢。

民主,就是你只要不是左派,就是歧視女性、種族主義、不識字的智障、邪惡的既得利益者。

今天在一個標榜民主與多元意見的社會中,一個意見和你相左的人選上了就是錯的、要世界末日了。投他的人就是沒水準、沒受過教育。不過如果你投給希拉蕊,那代表你用心了解過他的政見、了解美國上下人民面對的困境,做了一個理智的決定。

為什麼,投給川普就不能是一個理性決定?為什麼一個人不能因為他個人處境的考量來,用選票表達他的意見?看到選擇很簡單,但這個意見後的考量很複雜,你可以不同意、可以說不願意多繳稅是自私,但為什麼你有權利決定我可不可以這麼選擇?為什麼我們看得到#Iamwithher,但少有人公開表示#Iamwithhim?

為什麼一個人不能表達與左派自由主義、政治正確、女性主義主宰的世界觀相左的意見?這種雙重標準究竟是從哪裡來的?

白人男性的憤怒

我常在逛的幾個Reddit(美國ptt)版上多數人是樂見川普當選的:因為他們也受夠了這種雙重標準——這種在美國很常見的,打著女性主義旗幟之名行壓迫男性之實的雙重標準。事實上如果你看一下選民分析你可以發現,川普的支持者很明顯地以「白人」、「男性」這兩者為主。他們的憤怒來自於很多地方。

有一篇文章分析的很好,我把連結附在下面:

……但這些失落的平庸白人又跌得不夠深,沒有真正社會底層人,尤其是黑人或是拉丁裔那樣的苦境,所以他們反而沒有被照顧到。聯邦政府、州政府有的是社會福利照顧這些弱勢族群,這一群政治上沒被照顧到的白人,可能是條件還沒糟到那樣,也可能是自尊心作祟,不願被照顧。總之,這些平庸的白人,看上追不上、看下瞧不起,最後剩下的就是憤怒和恨,而種族主義就是憤怒和恨的廉價出口,口不遮攔的川普竟然就說出了他們的心裡話!

所以講自由的左派,最後得限制他人的言論自由,因為有些言論會傷害弱勢;講保障人權的左派,最後得剝奪他人財產,因為財富集中傷害弱勢;講科學的左派,最後得反對科學研究結果,因為結果和預設目標不相容。……景氣的繁榮才是讓人恢復教養的最佳手段,但左派的政策都是tax and spend的殺雞取卵,怎麼會有經濟榮景。而進步的左派在政治上直接地促成川普的興起,當弱勢的少數民族,「不工作就有錢領,住房有津貼,上學不用錢,買菜吃飯還有食物券」,怎麼不讓這些平庸白人看不下去,怎麼不對進步主義搖頭不已?

作用力與反作用力。左派力道越強,川普派反彈就越強,但兩邊都是反民主的,都是認為有些人不配擁有一些權利……

我只就「男性」這個角度來討論。西方社會的男性,從出生起就得背著「父權加害者」的名字。在台灣幾乎也是如此,幸在台灣不理性的女性主義者(還)沒有這麼多。事實是男性也受到很多不平等的待遇,例如遠高於女性的自殺率、遠高於女性的職業傷害、遠高於女性的無家可歸。

女性主義的傲慢不在乎——

從希拉蕊說出:「戰爭的最大受害者一直以來都是女人,他們在戰爭中失去了丈夫與孩子。」的這句極度腦殘的話可以看得出、從美國大量極不公平的離婚判決可以看得出、從女性主義者禁止男性爭取應有的權利甚至為自己發聲可以看出、從你不可以貼#Iamwithhim可以看出……

從這次白人男性的憤怒可以看出。

我不想討論今天誰是弱勢。這個問題太複雜,而且我認為整天想用受害者的身份來予取予求是很要不得的事情。但是我們要記住一點:我們沒有權力要求跟我們不同的人閉嘴、沒有權力將他們歸類為智障、沒有權力覺得人人自由平等,但我的意見比你的更平等,所以你該聽我的。如果我們這麼做,那我們和那些偽善的假女性主義者沒什麼不同。

如果你真的有興趣可以來做這個測驗,看你的政治立場比較接近誰。順帶一提,我的測驗結果是:我該投給希拉蕊。

但不是因為她是女人。

文末推薦連結:

關鍵新聞網上我唯一覺得寫的好的評論

最後附上我最愛的兩位脫口秀演員:

Louis CK 最新的Show討論左右派的對立以及我們的困境

Bill Burr 的Podcast:為什麼他覺得兩個候選人都很爛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