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morpheus

自覺:續

上一篇我們大致談過了自覺是什麼,從何而來、又如何重要。然而對於自覺的認知,端從不同的面相切入,就會有很多不同的理解、解釋。心理學家、腦神經科學家、哲學家、各種心靈導師、成長教練都有一套自己的說法。

這些說法之間沒有對錯之分,或者我該說,在這類人類還在探索的領域中,理解多個不同的詮釋角度是一件好事。在面對一個不熟悉的物件時,從多個角度觀察可以給予我們更完整的理解,補足不同視點的優劣。也許有時會如同瞎子摸象般,在不同見解間有衝突,若能正確的組合起來,確實會給予我們一個較為完整的觀點—若我們能放下「我最懂、我是大師」的這種心態的話。

(繼續閱讀…)

廣告

自覺的根源

當我還在Overman Path寫作時我常與當時的夥伴探討的一個主題,就是「自覺」,以及它是否有辦法被有系統的誘發、教導、訓練。要教社會的潛規則,這不困難。人的行為模式、怎麼合宜的進退應對、社交技巧與肢體語言、男女的心理、如何建立一個正向循環的人生,這些都不困難,這些就只是知識,理解了就是你的。但這些知識與工具要產生效用,要對任何一個人的生命有正面的影響,有一個大前提:「你必須有敏銳的自覺」。

自覺是一切的起點。

自覺提供你心靈的解脫、處理壓力與情緒的工具、讓你得已自省與進步、並能更準確的預測他人的想法與行動。自覺讓你有管道可以客觀的檢視自己的感受、選擇、心態、價值觀,以造就深刻的、持續的、且由內而外的改變。

(繼續閱讀…)

Push Pull Game

你很喜歡系上那個女同學。

短髮、細緻的五官,打扮的不會太妖豔,淡妝與稍微花過心思的合宜穿著,在系上有很多仰慕者。她不是系花,但偶爾在系上活動時的穿的啦啦隊服,夜唱時的小現身手,都擄獲了不少人的心,有不少人在學期一開始就告白然後被婉拒了,她靈巧的和大家保持著朋友的距離。而你,正好因為共同必修的關係常會和她有訊息來往、甚至單獨到圖書館、咖啡廳準備期末報告。漸漸的你們無話不聊,但你發現她似乎察覺你的心意,巧妙的迴避著,以至於你始終無法更近一步。當你決定放棄而將重心放到課業、生活、甚至是其他女生身上,對她疏遠時,她卻少見的主動找你聊天、關心你的近況、約你吃飯。

弄得好像,她其實還是對你有好感的?

(繼續閱讀…)

Game

所謂的Game,指的就是你玩的遊戲。你去過賭場嗎?拉斯維加斯式的、大西洋城般的、或是如澳門威尼斯人那霓虹閃爍、人們沈醉於酒精、金錢、腎上腺素與美色,隨著輸贏而雀躍、悔恨、高昂、落寞的場所。賭場玩的是本錢、運氣,和一部分的技巧,而技巧隨著你玩的遊戲有高底之分。

(繼續閱讀…)

陽剛氣質的根基:Male Disposability

所謂的陽剛氣質說的到底是什麼?現在說陽剛氣質好像很容易馬上被扣上性別歧視的帽子,好像提出男女有一些根本上的不同就是歧視、沙文主義。但這個詞,或者你要說Neo-masculinity、David Deida說的Masculine Sexual Essense,指的都是同一件事情:「有一組特質與心態是可以令擁有陽剛核心的男性在志業、感情、人生上過得更有方向、更有動力、更為快樂的。」

我今天想來聊聊這些特質的根基源自於哪裡。

(繼續閱讀…)